江左有榆

墙头众多,沉迷不夜城,权吹一万年,江东厨。
——划重点,语c!!
微博/ins:江左有榆。
qq:903343658,欢迎扩列。

不定时更新不定时坑的恋爱日常(番外)
这是初见,对的就是接二,不过不会影响正文
——完全不想更正文只想吃华云华的车。
开车的司姬。→ @临风木下

不定时更新不定时坑的恋爱日常(二)

          “女侠留步,方才观女侠携款姿势甚为熟练,想必非是头一遭……”

话至此,唐棠哪还能不知这人什么意思,夜路走多了总能撞见偷欢货,今儿好容易兜了点银子,哪能给这小丫头片子三言两语就哄回去些!

遂当机立决,拢紧衣摆又是一套行云流水的惊鸿照影——当真是衣袂翻飞、发丝凌乱——奈何打小练功不认真,果不其然,这会内劲又不听使唤喽,竟直冲到了出声者面前才险险刹住步子。

          “……”

唐棠试图以眼神击倒对方,却最终将目光挪到了其饱满唇瓣上。色泽亮度恰到好处,唇形堪称完美,含起来一定……

          “噗,我并无恶意,女侠不必如此警惕。不过有些事情,想同女侠往华山走一趟。”

          “别动!我看不过来了……啊?抱歉抱歉,方才有些走神,还未请教阁下?”

正满脑子琢磨着一尝对方晶莹唇瓣,直到华山二字刺入耳中,唐棠才算回神。敛了面上痴傻神情,眉心沟壑渐生,有意无意以拇指抵住剑格,警惕模样倒算挣回了几分“华山高徒”风采。

却不曾想这看着就柔柔弱弱的女子倒掩口轻笑起来,说是嘲笑,却无法在她脸上找出分毫看不起的情绪,倒是笑着也能透出几分悲天悯人,教人找不出挑衅的点。

          “不久前的开棺聚会上咱们才见过,女侠这就把我忘干净了吗?”

笑容方止,这女子立即换上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恍若受了天大委屈,看得唐棠心里一揪——连声应着记得。

          “好了,不需哄我,那日各门各派来了这么多人,女侠要真能记住我才是奇事。燕归梧、云梦燕归梧。”

——“轰!”

惊雷划空,金陵的长街忽的就被这骤雨浇了个通透,头顶亦无遮挡物的二人自是无法幸免,白衣青衣尽数变得湿答答的裹在身上。

这下莫说唐棠,连这燕归梧也是愣在原地,复互看对方愣住的模样,两人竟是同时噗嗤笑了出来。

          “先找地避雨吧!”

——————————————

半夜脑洞速射,想了很久还是觉得,让唐棠一本正经的说啥我华山砺剑堂balabala…很是奇怪,还是直接天公作美省略自我介绍吧(靠。
武当小哥约莫三就出来了,注意是三不是车啊,因为不出意外的话,三之前,要发车了。对的,第一次见面就上车了。
不要挑我语病喔,语病指不定是挖的坑喔(没有的事。

不定时更新不定时坑的恋爱日常(一)


          “仙人陨落地现世了,听说武当的道长们都已经开棺验尸了!”

          “仙人?这世上真有仙人吗?”

…………

下山十来天,唐棠是整日都听着这些言论,暗叹着世人多凡愚,不过先秦时一有些名气的练气士之墓,也能传为仙人——到底还是该怪武当那帮牛鼻子老道,天天都琢磨着飞升得道,不过踅摸到个有几座阵法护持的古坟,还广昭江湖美名曰带着大伙一道探索仙人秘密。

唐棠嗤笑了声将嘴里叼得泛苦的狗尾巴草吐地上,深藏“参与过开棺验仙人事件”的功与名从两位路人身旁走过。

没两步即停住步伐,方才还春风得意的面上堪比换脸般耷拉下来,长吁口气感叹生不逢时——锵锵拔出掌中青锋,干咳两声扯着嗓子吆喝起来——

          “各位看官走过路过甭错过喽,华山弟子位移表演,先付款后观看,不好看保管退钱!”

金陵本就多富商、二代,今儿虽不知怎么着街上人皆来去匆匆,但较之前路过江南时遍街寻不着人而言,还算好得多了。这不一嗓子嚎出去,不消片刻就围了一圈人,撩了衣摆尽数兜住看客们掷来的银钱,唐棠稍扬嘴角,呼喝一声运气于足——剑气破空劈出绚丽光景——兜着银子铜板没了踪影。

顿时方才还兴致勃勃的闲散富人们开始骂骂咧咧,只人群中有一女子默默退出人堆,往剑光掠过的方向而去。

          “女侠留步……”

————————————
主角:唐棠(华山小师妹)、燕归梧(云梦当代优秀弟子)、喻子箫(武当来的搞笑艺人)……欢迎大家投喂我人设丰富剧情角色,取名废真的很可怜。

这是个试水的开头,主线这种东西…就是谈恋爱之余拿来水字的(靠)武当会有的,武当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弟子:在本文中我们负责卖蠢兼一本正经的搞笑艺人一角,希望大家多多捧场——如果坑能挖到我出场那一天的话。
武当什么时候出场不清楚,不过华云车,那是有滴,特约老司机已经蓄势待发。

笑死…兔攻预警!!!
疯狂给我珂打call。

临风木下:


这个是前文

我只负责开车,设定什么的我不知道!

关于脑洞

其实之前两篇AU,一开始原定都是BE,想了想决定分享脑洞。


女王&骑士
开始设定并不是女王,而是王女。大概就是国王病重,但和王女理念多有不和,所以在此之前并没有交予太多权柄给王女。朝内野心臣子亦不少,就趁着权力交替的断层搞事情,由于国王的不信任,王女基本是步步维艰,加之握在手里的力量不算太强。

恰逢游吟诗人带来了巨龙的踪迹,王女就将自己的守护骑士派出去寻找巨龙,欲借其力完成权力交替。

守护骑士当然是忠于王女的,并且心底还埋藏着从小就对王女产生的感情,俗称她爱她。

于是在寻觅巨龙这件事上真的是尽职尽责,在不可知的力量(…主角光环)帮助下,顺利找到巨龙。不过龙族当然不会理会一个人类小女孩,连吃掉她也不感兴趣…究其根底进食是为了摄取能量,吃掉这么个人类产生的能量还不够它咀嚼的消耗。所以维持了微妙的平和。

然后就是俗套的,屠龙勇者上门找麻烦,守护骑士虽然比不上巨龙,但好歹算是人类中比较厉害的,打个中二青年还是没问题。

于是巨龙发现了骑士的用途(…)在一拨一茬上门找事的小年轻的助攻下,巨龙十分俗套的被激发了跨种族审美,然后一看,哎呦这挺能打的小女娃长得真好看balabala。

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病重的国王估摸着也撑不住了,骑士无法只得归去。巨龙嘴上说不去不帮,但还是悄咪咪化了人形跟了上去。

在王国的纷乱中,王女手段频出,几乎解决了所有阻碍。在这个过程里巨龙也发现,骑士对于王女那种愿意献上生命的感情。于是几乎要解决的问题又有了新的发展,比如妄图自立为王的野心将军突然变得格外强大,凭一人之力扭转了王女好不容易打出来的占优局面。

王女无法,却在这时巨龙找上门,言只需将骑士献祭给它,就助王女登上王位,且护王国不受周边国家侵袭。

王女的设定呢,一开始就是以登顶为最高目标,就算心头有异样也压制下去了,于是一人一龙达成共识,被牺牲的只有骑士。守护骑士变成了彻头彻尾的龙骑士,人龙联姻。

女王呢,后来虽然有难受、后悔,但为了维系家国平稳,和邻国一位王子联姻,王子并没有他国的第一顺位继承权,但王女……已经的女王了,协助其算计其他王子,终日挣扎在权力的漩涡中。

————————————————

结果写的时候,一套上一元,完全不忍心按原定写了……只想吃糖,发刀子这种事,臣妾办不到啊(……)

————————————————

然后是鲛人&海盗的脑洞,这个就更那个啥了……



前面基本一致,但原定结局……

一切都和黑魔法师想的一样,讲故事果然让年幼的鲛人落泪了,但很显然,鲛人并没有太带入自己,所以眼泪虽然有凝结的趋势但终究还是没有凝结。

船长无法,日子一天天过,每天都在愉快的想办法逗哭鲛人(…)然后两人,坠入爱河。

后来海盗遭遇深爱中的海怪,死伤很多,基本可以说这支海盗没东山再起的希望了。船长当然不甘心,想要重新打造自己的队伍,可海盗从来不是能攒钱的职业,所以船长其实也是,兜比脸干净。

于是想到了鲛人,如果有鲛人的眼泪,自然资金短缺这一块就迎刃而解了。可怎么哄?商量过后船长决定假死。

一切都很顺利,全部按照预想的那么走了,除了一点……

鲛人的眼泪,是在极度悲伤和绝望下,由鲛人生命为中和,混杂一身精血,再由当时情绪为催化剂而凝结成的晶体。

船长得到了一直想要的东西,却失去了最不愿失去的东西。后来也没有用鲛人的眼泪的换取重来的机会,而是开了家破落的酒馆,酒馆的客人们都知道一个人,一个常常听闻却从没人见过的酒馆老板娘。

——————————————

结果很显然,我怎么可能忍心让我兔领便当!!!!
然后一开始的设定,又被我改得面目全非了(……)太惨了。




最后我问一下,我要是,写个灵异逃生向,嗯…结局是坚定的BE那种,会被揍吗…。
不过我一直觉得死别不算虐啦(喂)生离明明才是最虐的!!所以我要是写死别,应该不会被打吧??

鲛人&海盗(下)

不管了憋不出字儿,草草结尾
照旧没车…或许可以期待我珂考完试接车嗯嗯←异想天开。
*ooc归我

————————————

数月后

“船长,要不我们拿到鲛人的眼泪就算了吧……论价值的话,也是鲛人的眼泪利益更大。”
在筹备将鲛人李世真从海里捕获的商讨会上,一直心心念念调试药剂的金作家却发出了放弃鲛人身上其余魔法材料的提议。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李世真已经交给这艘海盗船足够的鲛绡,却也不着急离开——不离开是指,每次徐伊景出海,两三天后必遇李世真。
“您看啊,鲛人作为大海的宠儿,各势力顶多趁其不备将其猎杀,从没听说过有人能靠着威逼手段获取鲛人眼泪,且市面上,鲛人身上的魔法材料易得,您见过有人拿鲛人的眼泪来做买卖的吗?物以稀为贵……”

徐伊景觉得金作家说得很有道理,且几个月的相处,李世真还曾几次帮助海盗们在恶劣的环境下航行,哪怕是徐伊景,也认为活着的李世真更有价值。至于感情?或许会有同伴情吧,至少徐伊景是这么认为。

眼见徐伊景点头,金作家也算松了口气,这些日子以来,除了卓那个迟钝的家伙,船上哪个不知道徐伊景对李世真很不一般?怕不是过几天船上就有个非人的压船夫人了……
扭头隐蔽给赵城目递了眼神,接下来的事,轮到大副来办了。

“虽然金作家说得很有道理,但船长,这鲛人的眼泪真的存在吗?要知道这么多天,咱们什么洋葱辣椒胡椒粉都挨个试了,虽然确实把李世真弄得鼻涕眼泪齐飞,可也没见眼泪变成晶石啊,传说该不是假的吧。”
大副端坐在船长下首位置,一如既往的细致和正经,要不是身上穿着富有海盗特色的服饰,少不得被人当做贵族的执事管家。

徐伊景不是没看见金作家和赵城目之间的眼神交流,但也没做多想,揉按眉心静静听大副说完话。
“你说的我也认真考虑过,这么看来只有一个可能,感情。鲛人的眼泪,或许指的不是因为外物刺激而造成的泪腺生理性分泌泪水,而是鲛人有感而发所流下的眼泪。”

“这就难办了。”
大副依旧正襟危坐,哪怕船长休息室里只有自个和船长、瞭望哨三个人,也保持着背脊挺直,时刻不露颓势。
“有感而发的话,不过国仇家恨,可鲛人数量稀少,自然不成国。家恨更是直指人类……”

“爱情,爱情啊!”
金作家一拍桌子直接打断赵城目的话,连带徐伊景也被她这么大反应吓了一跳。
“悲伤的爱情,也是能催泪的啊!你们男人就是这样,脑子里装的都是些家国天下。爱情多好办,从古至今这么多爱情故事,悲伤的更多,只需要去个人给李世真讲故事,说不定就能拿到鲛人的眼泪了嘛!”

徐伊景明显也有些意动,国仇不可行,自然也不会用家恨这种把李世真往人类对立面推的方法,那么讲几则爱情故事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那讲故事的任务就交给船长了!”
“??为什么是我?”
“难不成要让一群被世真小姐迷得完全舍不得她委屈的糙汉去吗?而且我的话……船长大人,让一个黑魔法师去讲爱情故事,您不觉得很违和吗!”
……是很违和,可让一个海盗头子去讲爱情故事,也不会正常到哪去吧?

最后还是决定了由徐伊景去。




多年后,海洋上关于海盗徐伊景的传说也渐渐平息,而王都的一家酒馆,却是越发红火,光是酒保侍者,就有上百人。
酒馆的老板娘开朗健谈,深受酒客们的喜爱,可喜爱归喜爱,却不见有人勾搭或调戏漂亮的老板娘。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有先驱。
此前也有不下十个人对老板娘出言不逊,除了一个,其余的全部中了黑魔法诅咒,变得虚弱不堪。

至于那个没中黑魔法的……被老板当场卸掉了往老板娘腰肢上攀的手,后来被一群五大三粗的酒保中唯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子提溜出城外,从此不见踪迹,也不晓得是不是被驱逐了。


“唷——老板娘,讲讲你和老板的故事呗?”
这几乎是酒馆的固定节目了,起哄老板娘讲述过去。
“也没什么啦,她先追的我!突然跑来给我讲什么故事这样。”

“李世真,当时真的只是单纯的给你讲故事而已,是你想太多了。”
这也几乎是老板和老板娘的床上固定节目了,哪怕是下位,曾经的海盗船长徐伊景,也是嘴硬得很。
“嘁——伊景不要解释了,给鲛人讲什么海的女儿,还说不是暗示吗!”
“…故事是金作家选的。”
徐伊景的第三千五百余次辩解。
“那讲到一半突然说什么“后面或许很让人难过,所以我就不继续讲了”的是谁!”
多年相处,李世真倒是能将徐伊景的语气学个七八分像。

“我只是觉得,你哭了我也会难过。”
“鲛人的眼泪也不要了吗?”
“连鲛人都是我的。”
……


END.

鲛人&海盗

鲛人登场预警!
剧情并没有什么进展……啊一切都堆到下篇再解决吧。
*ooc归我。

领了命后金元卓点出几个船上强壮的海员,在腰间拴上绳子后一头扎入海里……

夏日炎炎,连带海水温度也上涨不少,金元卓单手执尖头短棍,比划了手势给几名海员分配好探查工作,自个深吸一口气往船底潜去。
虽还是白天,但海水大大阻挡了阳光的照射,哪怕还没潜多深,金元卓就有了身处深海的错觉,似乎世界都陷入浓夜之中,只有身体诚实反应的水压证明并没有潜得多深。

“咕噜……”
吐水泡的声音如惊雷在金元卓耳畔炸开,凭着本能反手将短棍往声源一扎——然后才是扭头观察,什么也没有。
明明还能隐隐听见海员们划水的声音,却没能听见方才在自个边上出没的生物游走开的声响,仿佛只是幻听。

明明是夏天,金元卓却觉得背脊有些发寒,如芒在背的感觉愈发清晰——这里一定隐藏着什么。
没可能是人类……至少就金元卓自己所知,还没有哪个家伙能在水里悄无声息靠到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还不被发现。
警惕攥紧了短棍,心里焦急一生,金元卓就不准备继续待在这陌生海水里泡着了,双腿蹬水拧身就准备浮上去……


好看的人看了总会让人觉得愉悦——但就算再好看,突然一张脸出现在距你不过几公分的地界,甚至让人有对方的呼吸正扑打在你脸上的感觉时,就不是那么愉悦了。
“唔——!!”
金元卓就是如此,被突然出现的面孔吓到几近昏厥,然后很顺利的呛了水,白净脸庞瞬间憋得发紫。

“噗——”
浮出水面的声音轻易引来了船上众人的目光,就看到金·大高手·元卓抚胸剧烈咳嗽,脸色也是红紫交替,大有下一口气指不定就喘不上来之势。
再看他身旁,一名女子,不说倾国倾城也算国色天香。看金元卓胳膊搭人肩上被人搀扶的姿势,很显然第一武力、掠夺者,就是被这姑娘捞上来的。

本来海盗就不是什么正经营生,海盗船上自然也没什么秩序可讲,上一刻还大伙聚一块吹牛聊天,这会倒是全被这姑娘夺取了视线,突然变得诡异般的安静,一时间还真没人想到拉绳子将自家掠夺者给扯上船,就连海盗头子徐伊景也是一脸莫名盯着海面上漂着的俩人。

“我说,你们准备让他泡到什么时候?”
最先打破平静的,还是水里的姑娘,奶音软濡再配上那张具有迷惑性的脸,很容易让成天面对“徐女王”的船员们男子气概爆发从而生出保护欲。
一通噢噢之后就将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金元卓拽了上去,正准备再扔绳索把人小姑娘给捞上来时,总算还没有太过无视船长,拿着绳子一群大男人朝徐伊景望去。

徐伊景当然和那群只晓得看表像的人不同,经过最初的错愕后,审视般和水里的人对视起来。
这片海域前后左右皆不见陆地,周围除了她这船也没有别的船航过,而她船上,除了自个和金作家,也没有其余女性。
徐伊景眸光渐冷,环臂微扬下颌,清楚表达出对水里“人”的警惕。
“你是什么东西?”

常被用来骂人的话,到徐伊景这里却真的就是字面意思,她从不做骂人那种浪费时间还不一定有好的结果的事。
“我吗?我是李世真。”
很显然水里的李世真并没有清楚分辨出徐伊景的问话,嘴角上扬粲然答出自个姓名。倒是这次,没有初见的惊艳后很多船员也发现了问题,李世真的口音有些奇怪……或者说不是奇怪,而是发声有问题,就仿佛右撇子用左手编织一般别扭。
徐伊景眉心又纠结了起来,她并没有继续问关于物种的话题,到这里已经很明了,李世真不是人——这句话也不是骂人,而是事实。

“咳咳咳……船长!鲛人,鲛人啊!!”
自强不息咳嗽了好一会的金元卓,总算把肺里的海水全吐了出去,神色兴奋指着李世真冲船长大人报告。
“我看到了,她没有腿!是鱼尾那样,就和美人鱼一样!不过她穿的是鲛绡而不是海草编织的衣物,所以肯定不会是美人鱼——那群生物甚至不爱穿衣服更别说包得这么严实了。”
很显然金元卓不但兴奋,还很欣慰,毕竟一天捉不到鲛人,按他们船长的性子就会多在海上漂一天,是个人都更爱双脚踩地的安全感。

虽然已有预料,但徐伊景还是难得的松了口气,毕竟一刻没锤实就代表她不一定是自己要找的生物。
“李世真,你袭击我的船员,甚至连我们被困在这里好几天也是你做的吧?目的及赔偿,我想可以好好谈谈。”
作为海盗自然不会过多理会事实如何,她只需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好,所以上来就扣帽子这种事,徐伊景做得不要太得心应手。

涉世未深的鲛人自然辩驳不过徐伊景,但她也不笨,强硬拒绝了离开海水上船的要求,对于吓到卓的事倒是愿意予以赔偿——一些自己编织的鲛绡,至于眼泪却是真没法子,就算是鲛人,也并不是想哭就能哭出来的。

徐伊景也不愿逼迫太紧,虽说因为金作家需要鲛人进行黑魔法实验的事,注定了这条叫李世真的小家伙最后结局只会是死亡,但在此之前,本着商人利益至上的原则,徐伊景希望更多的压榨出李世真身上的利益后再请她去死。

虽然父母一直警告要远离人类,但叛逆的小鲛人很明显没有将双亲的话听进去,非但靠近了一看就很厉害的船,甚至还和人类交谈了。

——看起来人类也不算太可怕嘛。
自恃聪明会识人的李世真,看着船舷边上的徐伊景,被其清冷外表吸引后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tbc.

鲛人&海盗(上)

一如既往起名废
如题这是篇奇幻AU
umm这一篇大概就是介绍大伙的职务以及事件的大概情况,鲛人下一篇出没!
*ooc归我。

————————————————————

徐伊景是一个商人,一个有私掠许可证的商人,也就是所谓的官方海盗。
海洋上流传着许多关于她的传说,有人说她劫掠的财富甚至比国库里更多,有人说她的海怪的孩子所以从不惧海洋——再恶劣的天气她也敢出海。
前者是事实,后者……也算是事实,在暴风雨也敢出海的原因并非她真的有什么超自然力量的帮助,而在于眼睛。徐伊景虽然自己眼睛不怎么样,但她有个好的瞭望哨,哪怕再大雾中也能分辨方向——这是船上的人都知道的事,而另一件只有徐伊景、大副和瞭望哨知道的事,便是平常和蔼可亲的瞭望哨,还兼职着黑魔法师这一职业。并非神棍,而是她真的会黑魔法。

“金作家,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将琐碎事情交给大副后,商船船长兼海盗头目徐伊景来到甲板上。说实话在这种天气到上面来,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但在三天前徐伊景就觉得不对劲了,她们似乎,已经在这片海域转悠了好几天了。船上的食水不停减少,却遥遥不见目的地,一贯淡然甚至对海洋抱有轻蔑之心的徐伊景,也有些坐不住了。

被称为金作家的人就是这艘船的瞭望哨,她看起来也有些焦急,这次出海的目标便是由她提出来的——捕捉东方的鲛人。一是为财富,鲛人的眼泪可是很值钱的,二是为了黑魔法的修习……鲛人全身都是很好的魔法材料。

“您的感觉一如既往的准确,我们似乎,确实是迷失在这片海域了……”
被暴雨淋得狼狈不堪的金作家尽力扯动嘴角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急躁——这是一个瞭望哨最忌讳的情绪,同时也不该是一个调配药剂追求精准的魔法师所需要的情绪。

徐伊景只是点了点头,从上甲板到行至船首,花费不过几分钟,却已经足够她被雨淋得和金作家一般。海天一色,望不见陆地,云层连星月之光也遮了个严实,这种感觉就像被扔到了一个单色的密闭空间中,走得再远也是在房间中打转。

船员并没有生出恐慌之类的情绪,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同一个地方转悠了接近十天了。
徐伊景却不能再继续保持坦然了,她的船并非那些传说级的船舰,甚至连很多一般的商船也比她的船更坚固和更能装。当初为了追求极致的航速,徐伊景放弃了船的承重,一直以来也证明徐伊景做的没有错,她成功的原因就在于,她打别人,别人跑不掉,甚至无法锁定命中她的船;而别人攻击她,追都追不上又如何攻击?
可现在,船上的食水限于承重,怕也没几天的份了,食物还好说,大海丰饶鱼类更是不缺,可淡水,却是最要命的东西。
再没有办法的话,别说捕捉鲛人,她这一船人都得葬身大海真真正正变成“传说”。

“船长,金作家说海里有情况。”
大副赵城目,是徐伊景从父亲身边拉过来的能人——细致,做什么都很细致,哪怕再琐碎的小事他也能处理得很好,所以徐伊景才能有发呆的空闲。

稍一颔首徐伊景结束了忧思,长吁口气恢复到那个令船员们信服的,哪怕再大风浪也能坦然处之面不改色的船长。
迈步利落携带着摄人气势从船舱中走出,天空已经放晴了,昨夜的暴雨仿佛南柯一梦——这算个不大不小的好消息,没有天气作对的话,分辨航向会容易很多。

金作家看起来也没那么焦灼了,挂着她那招牌式的笑容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船长,海里有东西,从雨停后就一直跟着我们……但这边的海域很奇怪,就算是我的眼睛也看不了多深。”

徐伊景并没有多说什么,扶着船舷前倾身子,眉间沟壑渐生,微敛眸光直视海面——海洋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徐伊景总觉得这下面有什么在和她对视,却什么也发现不了,看得久了甚至有一种即将被吸下去的感觉,明明下面是海水,却让人觉得是深渊,望不见底。

“卓带几个人下去看看吧,记得绑好绳子。”
收回目光,徐伊景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情绪——如果没人注意到她扶着船舷的手指已经泛白,用了很大劲儿抓紧船舷才算没有被眩晕感击倒的话。

金元卓,船上的劫掠者,接舷战基本由他打头,不管是水里还是陆上,能在单打独斗中奈何他的没有几个。
领了命后金元卓点出几个船上强壮的海员,在腰间拴上绳子后一头扎入海里……

tbc.

强烈安利都桃姬x宋伊景!!!这俩人设凑一块超好玩啊!按捺不住又想开坑(你别。
当然,要是有太太写都桃姬x宋伊景的话,请务必让我勾搭!!!


手机已经尽力,毕竟电脑死了一万年…为了调色差差点瞎了,为什么手机没有可以把图片摆一起让我对比着调的软件呢!!!好在还有滤镜这种神奇的东西。

虽然脑子里一直在“弄成黑白吧,黑白就看不出色差了”但作为一个实诚了,我最后还是放弃了那种诱人的想法。

破车

早上那个女王&骑士,车来了
高亮互攻!!!!
链接:http://pan.baidu.com/s/1i4XrAaL 密码:1vdq

临风木下:

#一元,女王与龙骑士paro


   李世真的脑子现在可以说是一团浆糊,只知道被女王卸下了盔甲之后晕晕乎乎地搂抱在一起,压抑了许久的感情像是火山爆发一样汹涌,她有些失措,手在女王的身上游走不知要放在哪里才好,女王双唇开合像是在呢喃,她却什么也听不清,只有嘈杂的声音落入耳内。


    烦,好烦。


走你↓
链接:http://pan.baidu.com/s/1i4XrAaL 密码:1vdq